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金融新闻 >

丁俊晖成长记:“光靠我一人是不够的”

发布日期:2022-01-07 23:4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2005年18岁的丁俊晖一举夺冠成为中国的“斯诺克明星”,之后几年他持续低谷。2011年初他拿下作为心结的温布利大师赛冠军,重新找回节奏和信心。这6年间他经历了哪些不为人知的成长阵痛?

  丁俊晖回国已经快一个月了,主要以休息调整为主。中国公开赛的比赛馆里有两张训练球台,球手轮流练,每天每人练习时间不到两小时。可是他并不担心。“我的技术应该还有缺陷,但没有去练,我比较懒惰。”丁俊晖向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记者自我调侃,“但不要太计较,不然压力会太大。随着经验增加,慢慢对一些球的处理会好的。”

  他已经学着在赛季中调整自己的节奏,把精力集中放在重要的赛事中,包括他心仪的中国公开赛和4月的世锦赛。

  2011年1月,丁俊晖战胜傅家俊,赢得温布利大师赛冠军,一扫数年的心结。“这个比赛参赛的人比较少,赢一两个就进前四,感觉比赛进行得比较快,打起来心态比较好。我不喜欢那种赛程很长的比赛,比较磨人。”丁俊晖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。尽管在外人看来这是一场丁俊晖职业生涯分水岭式的比赛,但他对自己的总结轻描淡写。

  2007年,也是在温布利大师赛决赛,丁俊晖在2比0领先奥沙利文的情形下被翻盘。比赛中,看台上有球迷开始责骂丁俊晖,丁情绪失控流泪,比赛尚未结束,就主动向奥沙利文表示祝贺。

  “哭是因为多年的累积,在那一刻爆发了。那时候一门心思想赢,容易折。丁俊晖职业低谷开始的前兆就是在这场比赛输了之后。”丁俊晖的好友、台球大本营发起人任浩江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,“在哪里跌倒从哪里爬起来。心里的疙瘩也解开了。”

  2007年和2008年是丁俊晖最低谷的两年,自己对成绩的苛求,压得他无法抬头。

  “刚去英国,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水平,赢了一两场就觉得自己挺厉害的。对阵的人越来越多,风格都不一样,开始输球,才知道自己不是想象的那么强。”

  每个赛季赢多少场比赛,丁俊晖都记得。随着赢球场次增多,丁俊晖的世界排名进入前十六,他时常可以直接进入比赛的第二轮,这就意味着对手已经打过一两场球找到手感后,丁俊晖才到赛场。斯诺克比赛讲究临场状态,这种变化让丁俊晖不能适应,状态时常不好。

  状态不好容易输球,但必须赢得比赛获得足够的积分保住十六强的位置。那段时间,丁俊晖会参加很多比赛,一个赛季无法得到足够休息。

  “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调整,有些迷茫。比赛一来就去打,尽量赢一轮是一轮,根本没有想过后面会怎么样。自己清楚心态状态怎么样,但不可能全部和别人说出来。”那种苦闷,20岁的丁俊晖只能在异乡依靠打游戏、上网排解。“找谁也没用,谁也帮不了。打不好,也只能那样呆着。那两年就是恶性循环,打不好,没信心打球,不想练球,但既要打比赛又要保证训练量,非常烦躁。”

  2002年开始,16岁的丁俊晖就和一些中国球手在英国训练比赛,人生地不熟,语言不通,开销又大。第一年,丁俊晖、金龙、刘崧等人每天都数着钱过日子,一天能花多少钱,花在什么地方,都要心中有数。赢了比赛就有奖金,输了就要自己贴钱。

  背井离乡的艰难,练球的辛苦,父母、亲友都预知了。“可大家都没有从一个人正常成长的因素去考虑,忽视了他是一个青春期的孩子,遇到很多困难,压力很大。除了球场就是回家,没法调节。”丁俊晖的好友任浩江说。

  自我较劲的这几年也是丁俊晖球技不断增长的几年,赢球更多的是靠技术,可怎么驾驭比赛,赛中如何调整节奏,他还颇为稚嫩。

  进门后和记者微笑着打招呼,轻松地斜靠在椅子上侃侃而谈,这是2011年的丁俊晖,一个已懂得应付场面的24岁年轻人。

  时间倒退三年,他还是个沉闷寡言、在公开场合甚至显得木讷的球员。在他最低谷的那段时间,身边的人只是默默地陪着他,丁喜欢做什么就陪他去做,彼此交流不多,一说他,他会烦躁。

  “丁俊晖的压力和困境都是一般球员碰不到的。几年前的他除了比赛,对别的事情不感兴趣,更封闭一些。”众辉体育市场总监张萌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,在2005年丁夺冠与众辉签约后,他一直作为公司代表陪伴着丁俊晖。

  1998年,丁文钧变卖房产培养儿子打球,多年来几乎未让丁俊晖独自面对过社会。丁俊晖也不曾像其他项目的运动员那样经历团队生活。直到2005年夺得中国公开赛冠军,突如其来的高度关注让18岁的丁俊晖无所适从,异国打球生活的诸多麻烦更无法解决。

  众辉体育开始安排丁俊晖旅行、上课、参加社会活动和赞助商活动,希望让丁俊晖更多接触社会,扩展视野。经过与校方的协商,丁俊晖去上海交通大学读工商管理。

  在休赛期,张萌陪着他到学校听课。每天早起在教室里坐几个小时,回家还要完成作业,周而复始,开始丁俊晖觉得麻烦、不太适应,但还是坚持了下来。

  每隔两三个月,经纪公司会安排丁俊晖上公关课、媒体培训课,帮丁俊晖适应和外界打交道。“主要还是靠丁俊晖自己的体会。”张萌说。这两年他发现丁俊晖聊天的话题不再只局限于训练、游戏,一些国际大事、商业活动、职业规划,他都有自己的观察。

  “我坐得都没有手感了,他基本没给我机会,就像个强盗一样。”2010年中国公开赛决赛输球后,丁俊晖在新闻发布会上这样评价对手。大家形容丁俊晖口出妙语,因为他们希望丁俊晖是一个球技出众且口才、风度俱佳的超级明星,但他们等得太久了。

  2009-2010赛季,也是丁俊晖“想通”的赛季。“调整得比较好。没有每天练球8个小时,比较放松,感觉可以了,就不练了。我自己对自己了解,精力集中也就三四个小时。往死了练,我现在是不会做的。”丁俊晖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。

  这个训练时间量,和世界一流选手相当,一些年岁稍大的球手平时更为放松,赛前集中训练两三周即可。

  今年3月,台球皇帝亨得利在长沙曾评价丁俊晖“拥有非常高的天赋和很好的技术,在这两方面已经达到了世锦赛冠军的水平,但是我对他还持一种怀疑的态度,他对比赛状态和情绪的控制还欠火候”。

  “亨得利比较好胜,我没有他欲望那么强,他可能觉得我们年轻人就是要120%的投入到比赛当中去,但人和人是不一样的。他是集中每一场球,但这样对自己有些残忍。可能我有时候对比赛没有那么高的追求。”丁俊晖对记者解释自己的“松懈”,“有时候我觉得自己状态挺好,但场上完全不是那么回事。以为是自己哪里错了,其实是对手打得更好。”

  衡量一名职业运动员成功与否的标尺,常常是他的商业价值,能赚多少钱、有多少社会关注度。

  烟草商按规定于2005年退出赛事赞助,斯诺克运动因此遭到沉重打击,始终没有新的大赞助商进入。这项职业化才30年的运动,现场观众有限,不可控的比赛时间也给电视转播带来很大的麻烦,加上该项目的流行地区有很大局限,斯诺克赛事、球手的商业开发一直不如意,奥沙利文、希金斯等顶级球手的运动荣誉和他们的商业价值一直以来不成正比。

  斯诺克选手的运动生涯很长,丁俊晖的经纪公司众辉体育得到专家建议:丁俊晖25岁到30岁是技术上最成熟的时候。公司也以此为时间点划分丁俊晖的商业开发阶段。

  18岁到25岁,是丁俊晖的技术成长期,经纪公司所有核心工作都以丁俊晖训练比赛提高球技为主,赞助商、社会活动都严格控制,只有在5~8月没有比赛的时候,在国内安排一些商业活动。按照每年要为每个赞助商家服务一周的时间比例,丁俊晖的赞助商被控制在5~6家,并尽量避免将“第一人”“球王”“神童”等名号强加给丁俊晖。

  但一名运动员的价值,不仅在于他的商业价值,更重要的是他对运动项目的推动作用。

  在今年德国赛和威尔士赛上,丁均止步八强,回国后参加海南精英赛、中巡赛张家港站也战绩平平。丁俊晖在2011年温布利大师赛夺冠之后,成绩并不理想,特别是回国参赛的状态不好,让球迷担心他在中国公开赛上能走多远。

  “我没有太把输赢放在心上。回国内要放松一下,没练球就不可能打好。”丁俊晖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,这也是他在漫长的斯诺克赛季中的调节方式。“我不会完全投入某些比赛,不是说放弃。我清楚该打好什么样的比赛,比如世锦赛前的小比赛,就不会全力去打,我必须保证世锦赛前的训练量。”

  2005年丁俊晖成名后,直接带动了国内赛事兴起。很多比赛,丁俊晖就是金字招牌,只要他参加,赛事的推广就更有力。

  依照丁俊晖的意愿,众辉体育会协调安排他参加国内赛事,每年两到三站,并和中国台球协会、国家体育总局小球中心协商。“国内台球推广需要丁俊晖,比赛安排甚至会就着丁俊晖的时间。”众辉体育市场总监张萌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,“丁俊晖不去,球市就会有影响。可如果参加过多了,会影响国际的赛事,对推广也不利。”

  斯诺克赛季跨年,9~12月中旬,丁俊晖都会在英国训练比赛,他利用圣诞假期回国参赛。1~2月在英国训练比赛,3月回国参赛,然后去英国准备世锦赛。5~8月放松,他会参加一些国内赛事。这是丁俊晖一个赛季的安排。相比其他外国选手,丁俊晖每个赛季的比赛都多出一些“中国站”比赛。

  “自从我去英国后,也有很多人加入到这个旅途中来。我一开始是沿着庞卫国等人的脚步走的,我现在也走一条路给后面的小孩看,他们会有一个目标,知道自己一步步要干什么,心里会有个底,知道该做什么。”丁俊晖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,他现在了解自己的责任,“光靠我一个人是不够的,一个人不可能参加所有的比赛,需要有人支援。现在梁文博去参加一些比赛,也有一定影响力。我35岁后也不会有心情在英国生活下去,但自己职业生涯最好的时期都会在英国,我这么走就可以了,好坏年轻球员都看得到。”

 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...6683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