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大咖名流 >

我没有强奸!河南七旬老汉申冤46年因受害女方的新证言出现转机

发布日期:2022-01-12 06:2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我没有强奸!河南七旬老汉喊冤46年,因为受害人出面证明自己“没有被强奸”,案件似乎出现了转机,当地法院已召开听证会。

  河南的何文福,年轻的时候到湖北钟祥县去投亲,当了一位烧窑师傅。1975年,他因犯强奸罪,被当地法院判处有期徒刑20年。从此,他就不停地喊冤,一次次申诉,一次次被驳回,唯一改变的是法院将有期徒刑改判成了15年,他减刑二年多后才走出监狱。

  (76)钟公诉字第57号起诉书记载了一起发生在小树林里的“强奸案”:1975年8月14日,何文福惨无人道地揪了一把茅草,塞在卓某的嘴和鼻子里,用拳头打卓某的胳膊,疼得她不能动弹,一番威胁后,强奸卓某。卓某披头散发、脸青嘴肿回到家里。其他社员群众闻讯赶来,造成极坏的影响。

  出监狱后,何文福一直寻找自己清白的证据。当时证明他出现在案发现场的三名证人,在时隔多年后证言都出现反转。两个同事现在证明说,案发之时何文福与他们一块种菜,没有作案时间。另一名证人说,当时的证言并不她签的字。更主要是,当时的强奸案受害人卓某现在出证言说,当时她没有报案,自己也没有被强奸,只不过是被抢走了三元钱。当时,他们如何讲,都是被“安排”的。

  从此案透露出来的信息判断,这极可能就是一起冤案。连我们平头百姓都看此案不正常,为何司法机关一直没有纠正呢?问题不是那么简单!

  1、1975年发生的这起强奸案,是由公社武装部长主持侦破的。现在,此类恶性案件都是刑侦队办理的,连派出所都没有资格。

  案卷材料显示,卓某并没主动报警。“被强奸”一事,是口口相传,传到了公社武装部长耳朵中的,是他们主动找女方立的案。

  3、现在办理强奸案,生物证据是一个最基本、最关键的证据,估计当时没有DNA技术,此案极可能没有相应的物证留存。

  4、当时办理刑案,应当也讲究“事实清楚、证据确凿、排除合理怀疑 ”,只是因为任务指标之类的要求,有些案件并一定达到这个标准。

  何文福出监狱后,一直通过走访、信访形式为自己申冤,除将20年的有期徒刑改判为15年有期徒刑外,为何一直得不到彻底纠正呢?当时的办案就是那个社会环境和条件,很难用现在的要求去客观评价。

  1、当时案卷记载,作案人是一个“上窄下宽尖脸、操钟祥县本地口音、带城关尾音”,这一点是与何文福不符的。当时案发在下午一点多,也不存在受害人卓某看错人的情况。

  2、何文福用来证明自己没有强奸事实的证据,一是当时证明何文福出现在案发现场的证人,直到2015年才出证明,说当时的证言是被办案人员要求的,当时何文福并没有出现在现场。二是“被受害人”卓某的证言。她直到2017年才出证明讲,当时自己仅是被抢劫了三元钱,并没有被强奸,也没有报案,是办案人员找她才立的案。当时让她指认何文福强奸、抢劫自己,也是被安排的。

  3、证人与受害人“翻供”,是否成立?时隔多年,证人与受害人是否看着何文福年已古稀,看他可怜才说当时是被逼的?被害女性也已是奶奶辈的人,是不是存在不想总被揭伤疤,才矢口否认当时被强奸的事?这些都是需要去查证的。如果当时的办案人员也承认当时办案“不严谨”,这案就好纠正了。问题是当时的办案人员还在世吗?他们能承受因承认错误带来的不利后果吗?这些都是问题中的问题。

  今年已76岁的何文福,感觉自己的身体每况愈下,留在世间日子已经不长了。他最大的心愿就是想在百年之后,能够葬入祖坟,陪伴在父母身边,尽一点孝心,向老人诉说多年的冤屈。可是他们的祖里有个规矩:作奸犯科者,不得葬入祖坟。如果他在闭眼之前不能给自己洗刷清白,将是终生的憾事!

  我们仅是从媒体报道中看到了何文福的一面之词,无法了解全面案情,对案件性质不能妄下结论。我们希望当地司法机关能够实事求是,遵循疑罪从无的刑事政策,给何文福一个满意的答复,给社会一下交代。同时,也为何文福的遭遇表示同情,也为他寻求真相的毅力点赞。